沈阳格微张桂平:要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马拉松

 

沈阳格微张桂平:要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马拉松

 

 

沈阳格微软件公司董事长张桂平

 

 

 

2015年4月20日至22日,一年一度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年会在辽宁沈阳召开。百余位商界领袖齐聚一地,为辽宁的企业家们分享他们的年度观察与深层思考。

在众多议题中,契合今年行业风口“互联网+”的持续热度,《“互联网+”会给产业带来什么?》的议题格外引人注目。宽带资本董事长、亚信集团董事长田溯宁,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敏洪,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文京,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刘东华,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刘德等参与了主题讨论,分享了行业经验。

与此同时,沈阳格微软件公司董事长张桂平与辽宁企业家探讨从传统行业向互联网的转型,以及如何理解互联网+的思维。

以下为文字实录:

张桂平:

对,工业互联网的角度。介绍一下自己,我是1995年从日本回来的,正好国内互联网兴起,到今天已经回国创业20年。我本人是搞机器专业的,也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重要的领域。我首先回国创立了一个叫沈航(音)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到目前为止,我们中国人工智能研究领域里,我们这个团队是非常大的。除了我的机器专业以外,还有大数据分析,还有智能的感知,等等等等,这是我1995年回国创立的。

1997年,在自己都不太知道什么叫企业的时候,就被创业那个大潮带到办了一个企业,其实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董事长和总经理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我就问了一下给我任命的那个人,交给我营业执照的那个人。他说董事长和总经理当什么呢,他说还是总经理管事,我就当了总经理,创造了格微软件公司。格微软件公司主要是做翻译,我大学是1980年,然后1986年,都在东北大学读硕士,后来读了博士,1990年到日本。创立的中心当时做了环球使者的作品,被翻译,被计算机理解,正好赶上国防有很多重大的工程,我是航空学院的老师,就加入了国防行业,进行创业,到今天为止,特别是工业化的技术、产业化的技术,我们是做的最好的,也是规模最大的。由于我自己从小爱教育,所以创建了一个北方软件学院,北方软件学院的理念,我们非常大胆地说,我们想做中国教育的突围者,我觉得中国的教育确实有很多的问题,做突围者,让学习快乐,让学生成长,让教育充满爱。我们在网上O2O+O,我们在网上做的,基本跟于老师做的一样,因为我本身是做软件和互联网的,我们在这方面走的很快,基本上在线上的这部分,我们都做了。线上的这部分,我们正在做一个工程。想把大学生们,引入到这个平台上,能够承接中国工业淘宝网,分出来的企业需要大学生去做创新创业的一些工程。

我们最近五年做了两化融合,也就是“互联网+”,就是要加到企业上去。比如说中小企业的普惠工程,给中小企业加上市场部、科研部,加上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有帮助你推,帮你销,给中小企业,找它的痛点的时候,去帮助它拥抱互联网。我们对大型企业做了一个升级工程,这个升级工程,首先给我们沈阳的10亿元以上的100多户企业,送去了支持中心。这个支持中心,以前他们围绕自己的专利标准也就几千条,我们现在给它送去的产品是上百万条,或者三四百万条,首先给这些大企业送去了,每天每时都发生变化的一个工业智库,这个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我们在最近两年,把两化深度融合的结果,就形成了一个叫中国工业淘堡网。

提起“互联网+”,我想这个“+”,我来理解的话,我一个学软件的人来理解,首先就是加速度,这个加速度有多快呢,大家现在互联网都在说好多好多的这个,我觉得有一句话特别有趣,就是用跑百米的速度,来跑马拉松,这就“互联网+”的加速度。实际给我们企业,包括我们互联网,搞互联网的软件企业,也提出来一个加速变革、转型,或者刚才俞敏洪老师说的,你加速起来不知道竞争,已经不是什么联通颠覆移动了,而是马化腾的微信等等,是这样的一个时代,我觉得是加速变革和转型的时代。

那么我搞软件来讲,我如何来理解“互联网+”呢,我觉得搞软件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叫心远(音),那是一个面向过程的远,用心远编程的时候,通过需求完成认识的时候,后来提出了C++,这个人后来获得了计算机界最高的图灵奖。心远加了一个符号,使软件变成了服务,已经不是面向过程,而是面向什么,面向用户的需求,面向对象来编程了。我们不需要再理解那些逻辑,那些统计,那些编程需要的这些知识,“互联网+”,所以这是一次重大的转型。

在做“互联网+”的时候,是我们企业应该做减法的时候,我们首先从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企,辽宁国企比较多,要做减法,第一个要简政放权,要转变观念。第二个就是刚才王文京老师说的,扁平化,你的层级不能那么多了,如果那么多的话,你不减少掉,是适应不了互联网要求的数的。刚才小米的模式已经告诉我们,刚才刘总说的互联网精神,互联网境界是什么?互联网价值是什么,我觉得我就不重复了。所以说我觉得“互联网+”跟产业发生的变化。第二个就是两化融合。大家都说融合像乘法,刘老师也在说“互联网+”,“互联网+”一定会变成“互联网×”。对我们做互联网的企业,或者传统的软件企业提出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就是我们要做除法。做什么样的除法,大家都说云计算,天上飘来这么一朵云,为什么云计算提出这么多年,我们的企业感受不到给他们带来的东西,甚至很多的云计算中心变成了电炉子,没有数据,只有烧电,耗能,我觉得就是我们的除法没做好。为什么除法没做好,我们要真正理解云计算和大数据,就是它的碎片化,我们再也不能开出一个软件平台,像航母一样让你企业用。而是要把产业碎片化,碎片化到什么程度,现在每个人的APP,可以微拍摄,拍摄那一小分钟,我就觉得这个人太聪明了,谁发明的我不知道。但是今年会给各个运营商,带来多大的价值。拍了那一小会儿就上了,昨天我在现场就拍了好多的微视频,就是很小的主意,很小的APP,就可能使我们企业,使我们大众方便了,互联网变成了给大家提供服务的东西。

碎片化,你的管理软件,不管你管什么的软件,ERP还是什么,不能像原来大而全的一个软件,而是要根据企业,根据用户的不同,给它碎片化。做螺丝刀的时候,不能做一个螺丝刀,而是一米的、两米的、三米的等等不同的工具,根据企业不同的需求,企业会拿来做。我把这个过程规划成从云到雨的过程,这片云如何滋润我们企业,我们各个产业的雨,是这次我觉得“互联网+”、“互联网×”提出来的一个新课题。这也是我们做中国工业淘堡网艰辛的过程,我们从云到雨,如履薄冰,我们敲开企业的门是非常不容易的,你再不拥有互联网,再不拥抱互联网,再不加互联网的时候,你将被淘汰,他们真的不信,你不信也得做进去。我们中国淘堡网是像汽车4S店给企业提供服务,还不行,我们做成了超市,所谓超市,把大餐都变成了碎片化的小菜。这个时候企业觉得我用一下这个,用一下这个,就觉得非常好,解决了我们的问题。比如我们的情报雷达,还有什么专利通,情报通、市场通,还有我们的政策通,因为中国的企业一定要理解,特别中国的中小企业。一个政策来的时候,可能我们知道的晚了,或者不知道,就有可能被颠覆,或者失去了。所以我们从做4S超市,把软件碎片化成超市这样的。最后我们给它变成菜单,让企业来选,你选择什么样的服务。

那么中国工业淘堡网服务一年多来,我们现在做了大型企业,深度的服务工程,给它加上了它的市场部,加上了它的创新部,加上了它的政策研究部、决策部等等,我们深刻地体会,企业在融入互联网的过程中,需要把云变成雨才能做。

原文网址: http://ln.qq.com/a/20150422/066506.htm